「希望與夢想的花園」的奇幻花車,以 City of Hope® 的癌症患者為主角,分享他們重獲健康的個人經歷,以幫助其他面對癌症的人

 

加州杜阿爾特 — 為了準備在 1月1日登上「希望與夢想的花園」玫瑰花車,九位癌症幸存者將分享其堅定的信念、不撓的精神,以及世界知名的癌症研究與治療機構 — City of Hope — 如何以愛心治療惡疾,拯救生命的故事。

City of Hope 的花車蘊含了今年玫瑰花車遊行的主題:「夢想.信念.成就」。領頭的醫護專業人員將與他們的癌症患者一起搭乘花車或沿路同行。他們的毅力、決心和樂觀在戰勝癌症的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

這艘由 Phoenix Decorating Company 建造的花車長 50 英尺,高近 17 英尺,將以栩栩如生的蝴蝶為特色,象徵著希望和轉變。點睛之筆是以妙趣的蘑菇描繪劫後重新的景象,比喻患者們和他們的醫護團隊與癌症的持續鬥爭,並對這場疫情最終得以結束寄予厚望。

雖然 COVID-19 為治療帶來額外的障礙,但這些患者和醫護專業人員的抗癌鬥爭從未休止。許多患者選擇分享他們的抗癌經歷,好使其他被診斷有相類疾病的人不會感到孤單。他們為社區作出了無比的貢獻。

 

Michelle Li, 41, Walnut: 其他地方的醫生都告訴來自中國新疆的Michelle Li (李元),她患的是腸胃炎,他們給她開了咳嗽藥和抗生素。儘管她的病情惡化,但診斷結果依舊不變,直至李元病重要到急診室去。然後一位醫生告訴李元,她患有晚期肺癌,已擴散到全身,她的肝臟和腎臟正在衰竭,可能活不過當晚。那是在三年前 – 2018年8月1日。

最初,李元去了另一家機構,她對那邊的診斷和治療並不滿意。李元與丈夫 Jay 陳做了一些研究,並決定去City of Hope。在那裡,Arthur & Rosalie Kaplan 腫瘤醫學部主任 Ravi Salgia 醫學博士診斷出她的第四期非小細胞肺癌。Jay 陳在解釋為何務必要去專科癌症治療中心時提到:「在我們第一次預約當天,City of Hope 就能夠確定我妻子的腫瘤甚至已轉移到大腦。」

李元和 Jay 陳將他們的抗癌歷程與社區分享,並已介紹了幾十位朋友和家人到 City of Hope。李元說:「一個好醫生真的會帶來完全不同的結果」。欲了解詳情,請閱讀本問答環節

 

Sandy Shapiro, 61, Los Angeles: 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裡,單親母親和紀錄片製作人 Sandy Shapiro 面對了令所有人都會不知所措的醫療狀況:乳腺癌診斷、雙乳切除術、隨後又患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而需要進行幹細胞移植的衝擊、移植物抗宿主病(一種嚴重的移植併發症,供體免疫細胞會攻擊新環境),以及由 COVID-19 引起肺炎的雪上加霜。但她已克服種種磨難,並好好地存活下來。

在 2016 年離婚後,Shapiro 忙於撫養兩個女兒,以致錯過兩年的定期篩查。在 2018年,醫生在她的右乳房發現了一些可疑物,最後確診為乳腺癌。Shapiro 平生一直害怕乳腺癌,因為她的母親和幾位表親都患過乳腺癌。她選擇了雙乳切除術作為治療方案。幾個月後,她被診斷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接受了化療,並最終從她的姐妹那裡獲得細胞進行了幹細胞移植。然後在復元期間,她感染了 COVID-19 而引致肺炎。如今在進行移植的一年多後,Shapiro 仍然處於緩解期,她決心在女兒們的重要成長時刻陪伴她們。欲了解更多詳情,請閱讀本博客

 

Amanda Salas: 福斯 11 台「Good Day LA」的娛樂主播Amanda Salas 經歷了神秘的體重下降,不明原因的瘙癢和面部腫脹。經過四次的誤診後,醫生在她的心臟和肺部之間發現一個葡萄柚般大小的腫瘤,並診斷她患有一種罕見的非霍奇金氏淋巴瘤,即縱隔大B細胞淋巴瘤。Salas 回憶那家醫院的腫瘤科醫生曾對她說:「你到 City of Hope 是最好的安排。」

City of Hope 的血液腫瘤學家 Alex Herrera 醫學博士對 Salas 進行了為期一週,密集不斷的化療。她在 City of Hope Helford Clinical Research Hospital 度過頭五天,然後帶著每小時給她一小劑量注射的化療腰包回家。

Salas 的旺盛精力和積極態度有助於舒緩嚴峻的氣氛: 在她要剃光頭髮的時候,她舉行了一場「嗡嗡」派對。朋友、同事和親人圍著坐在沙龍椅上的她,電剪每次一嗡而過,房間裡每個人都乾下一杯龍舌蘭酒。Salas 解釋說:「這樣一來,我們全都喝得醉嗡嗡!」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Salas利用她的平台推己及人,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她的抗癌歷程,為淋巴瘤研究和治療舉辦籌款活動(包括為白血病與淋巴瘤協會),提高對這種疾病的意識,並通過她的新聞報道讓大眾了解癌症。她經常提醒大家,獻血對拯救生命的重要性 — 特別是現在全國血液短缺。欲了解詳情,請閱讀本博客或本問答環節

 

Courtney “Coco” Johnson, 17, Pasadena: 在 2020 年春天,15 歲的 Coco Johnson 無意中為許多被隔離在室內,陷入永無止境的噩耗的人們帶來歡樂和希望。Johnson 接受了 City of Hope 矯形外科主任 J. Dominic Femino 醫學博士的腫瘤手術,而她剛剛為一種叫做尤文氏肉瘤的罕見骨癌完成最後一輪化療。為了慶祝,她的朋友和鄰居們用汽車和標誌在街上列隊歡迎她回家,同時也安全地保持社交距離。這一幕感人的回家故事成為一時佳話,並在 YouTube 節目「Some Good News With John Krasinski」 的第一集中播出。稍後 Ellen DeGeneres 又在「The Ellen Show」上訪問了 Johnson。

不幸的時,這次遊行並未為 Johnson 的抗癌旅程畫下句點。2020 年十二月,她第二次被診斷患上癌症:急性骨髓性白血病,這是曾經救她一命的化療的罕見而嚴重副作用。2021年3月,她在洛杉磯兒童醫院接受治療,並隨後進行了造血幹細胞移植。

在她的癌症治療期間,Johnson 參與了 City of Hope 的許多臨床試驗。同時,她決心不落下學業,在治療、康復和暑假期間繼續學習。如今,Johnson 繼續以積極的態度恢復健康。她渴望分享她的故事,以提高對大眾這些疾病的認識,並激勵人們獻血。她說:「為了保持良好感覺和健康,我在整個治療過程中接受了大量血液。」欲了解詳情,請閱讀本問答環節

 

Simon Bray, 52, Rossmoor: 賽馬電視網TVG的分析員 Simon Bray 在半夜椎骨塌陷時發現自己患有一種叫作多發性骨髓瘤的血癌。Bray 說:「那可能是我經歷過的最黑暗時期,因為我被告知患有癌症,但卻沒有去治療,因為我不得不先做[背部]手術。大約三個月後,他在國際公認的多發性骨髓瘤專家Amrita Krishnan 醫學博士的主治下展開在 City of Hope 的癌症治療。他接受了放療、化療和幹細胞移植。」

Bray 表示:「過去工作是第 1 位,也是第 2 位,家庭生活和度假也許是第三位。現在家庭排在第一。居家避疫期間我更加意識到這一點。」Bray 在家錄製 TVG 的直播節目,並且非常小心,因為救他性命的治療同時也使他的免疫力下降,如果感染了 COVID-19,則更有可能出現嚴重症狀。解更多詳情,請閱讀本博客

 

Maria Flores, 46, West Los Angeles: Maria Flores是一名律師助理和辦公室經理,當她被診斷出一種叫作三陰性乳癌的侵略性乳腺癌時,她才 33歲。她的疾病缺少當今乳腺癌藥物所針對的受體和蛋白質。Flores 曾認為她在 30 歲出頭時會弄清楚她一生中真正想做的事情,但她表示:「這些都不重要了,當你只能為未來 5 年或 10 年作打算時。」

然而,Flores 專注於康復並在此過程中幫助他人。她經歷了六個月的化療,並選擇接受預防性手術,切除未受影響的乳房,後來又切除了卵巢,因為她帶有 BRCA 基因,增加了癌症的風險。Flores 對這個決定並不後悔。自2008 年首次被診斷以來,她已有五位阿姨因乳腺癌和卵巢癌逝世。她表示:「在當時的情況下,我還是做出了我能夠做的最好決定。這些決定,使我能夠活到現在。」

Flores 是 City of Hope 的患者與家庭咨詢委員會的成員,為剛被診斷癌症的新患者提供教育和咨詢,並幫助籌集資金資助創新癌症研究和領先治療方法。她參與了臨床試驗,以幫助開發新的癌症療法。Flores 提到她在 City of Hope 參加臨床試驗時說:「我現在在電視上看到,我接受過的一些[實驗性]藥物的廣告。」欲了解詳情,請閱讀本問答環節

Krissy Kobata, 39, Los Angeles: Krissy Kobata 多年來覺得自己活得像一顆「定時炸彈」。她在 25 歲時被診斷出患有一種叫作骨髓增生異常症候群的血液疾病,這種疾病有時被稱為「白血病前期」。她需要進行骨髓移植,但 Kobata 是個混血兒 — 她的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白人 — 因此很難找到匹配的獻血者。根據由國家骨髓捐獻者計劃運作的 Be the Match,白人有 79% 的機會找到匹配,而黑人的機會較低,只有29%。混血者的機會則更低。

任職業務發展總監的 Kobata 於 2017 年 12 月 12 日在 City of Hope 成功進行了幹細胞移植。她繼續為像她一樣的哈帕族 — 或任何混血兒 — 代言。Kobata 曾於一部名為「Mixed Match」的紀錄片中出現,片中混合血統的血癌患者在苦苦尋覓匹配的骨髓捐贈者同時,思考他們的多種族身份。Kobata 是 Be the Match洛杉磯大使委員會的主席,通過籌集資金和宣傳,致力提倡多元人群加入骨髓捐獻者登記冊。欲了解更多詳情,請閱讀本博客

 

Matthew Gatewood, 54, Santa Clarita: 當腫瘤專家診斷他患有一種叫做多發性骨髓瘤的血癌時,39歲的洛杉磯市消防局隊長 Matthew Gatewood 正處於人生的黃金時期。Gatewood 被告知他還能再活五年。全賴多發性骨髓瘤國際專家,City of Hope 骨髓瘤科教授兼主任 Amrita Krishnan 醫學博士,15年後他仍生龍活虎地活著。

Gatewood 接受了兩次造血幹細胞移植,參與了多項臨床試驗,並繼續接受維持治療。與無數醫師科學家合作過的他表示:「我總是願意嘗試,希望能夠獲得我想要的結果 — 保持活躍、繼續工作、充滿活力地與疾病鬥爭 — 同時也給別人重獲健康的機會。我可能是第一個被治癒的人,但即使不起作用,我仍可幫助醫生了解這種藥能為別人帶來什麼幫助。」欲了解詳情,請閱讀本問答環節

 

Eddie Ramirez, 23, West Covina: Eddie Ramirez 在 9歲時就夢想穿上一雙 Converse 運動鞋,但他不得不等到 22 歲時才能穿上。因為 Ramirez 在上小學時被診斷出患有尤文氏肉瘤 — 第二種最常見的兒童骨癌。切除腫瘤手術使 Ramirez 的右腿比左腿短幾英吋。使他能夠站立或行走的唯一方法是穿上一隻大而難看的假肢靴。他一穿便穿了 13 年。

用來糾正不平衡的外固定支架需要長時間才能癒合並會造成疤痕。City of Hope 的骨科外科醫生 Lee M. Zuckerman 醫學博士進行了一項開創性的手術,他利用小切口將一根伸縮桿植入 Ramirez 的右腿骨骼內。桿內有一個由磁鐵驅動的馬達,使桿可以伸長縮短。手術後,患者使用一個外部磁鐵來激活馬達,該馬達每天輕輕地將骨頭從切口處移動大約一毫米。身體在桿的周圍形成新的骨頭,類似於斷骨癒合。Ramirez 現在能夠穿上他的 Converse 運動鞋走路了。欲了解更多詳情,請閱讀本博客

 

# # #

 

 

 

關於City of Hope

City of Hope 是一家專注於癌症、糖尿病和其他致命疾病的獨立生物醫學研究與治療中心。創立於 1913 年的 City of Hope 是骨髓移植和免疫治療,如CAR T細胞療法方面的領導者。City of Hope 的轉化性研究和個人化治療規範推動了全世界的護理工作。人類合成胰島素、單克隆抗體和眾多突破性的抗癌藥物都是基於本院研發的技術。作為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指定的綜合癌症中心和國家綜合癌症網絡的創始成員,City of Hope 獲《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評為美國在癌症領域的 「最佳醫院 」之一。City of Hope 的主院區位於洛杉磯附近,而其他分址則遍佈南加州及亞利桑那州各地。轉化基因組學研究所(TGen)於 2016 年成為 City of Hope 的一分子。其全資子公司AccessHopeTM 於 2019 年啟動,為僱主及其醫療保健合作夥伴提供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指定的癌症中心的卓越專長。欲了解 City of Hope 的詳細訊息,請通過 FacebookTwitterYouTubeInstagram 關注我們。